當前位置: 首頁 > 嶺南商道

商協會的社會功能

2020-10-25 來源:本網
分享:

  周二去了一趟澳門,跟澳門中醫藥協會探討如何利用澳門特別行政區的通道,協助內地藥企完成在澳門的注冊,并走向國際市場。與澳門中醫藥協會黃會長的交流中,認知了很多關于協會的社會功能。


01 協會可以協助政府完善社會管理

  對于藥品的管理,黃會長認為管理嚴格不等于手續繁瑣。她說,國外的藥品審批,主要還是知識產權證明、藥效證明、誠信證明。當然,前提是把你當好人看待,但企業一旦干了壞事,失去信用,就可能傾家蕩產,難于翻身。

  如果把人看成是壞人,你要證明你是好人,不容易,證明成本也很高,并且認定也是相當主觀。一旦認證門檻過高,作為市場主體,它一定利用這個認證門檻來構筑市場優勢,抬高產品市場價格。甚至為了獲得準入,不惜采取手段。

  過度的監管并不能給市場篩選出優秀的企業和產品。比如股票市場的層層審批,層層審核就能夠讓上市公司變優質嗎?為什么不相信市場的力量。假如改成注冊制,由市場說了算,門檻低了,運作透明了,反而能夠檢驗出更多的優秀產品和企業。

  她說,市場不怕競爭,而是怕不規范。就如澳門博彩業,競爭會推動市場產品的創新優化,推動行業服務水平的提升。

  不規范的市場,會破壞市場信譽。商協會比政府更加具備專業化的能力,可以協助政府建立規則,規范市場和社會秩序。

  企業是一個個市場主體,它們的生存空間來自于它們的運作效率,所以企業經常強調的是效率,強調閉環。其經營邏輯是不浪費資源,盡可能減少外部溢出,能夠壟斷更好。

  但市場一旦形成壟斷,就會缺乏活力,缺乏創新,缺乏因競爭帶來的提升。所以,商協會的作用就是在壟斷與過度競爭中取得平衡,規范市場、規范競爭。商協會的功能便是形成企業外部的社會效應與行業內部的規范運作的機制。




02 協會可以協助政府提供社會服務

  我在內地的協會工作實踐中,也發現了商協會一個重要的職能,就是服務。

  內地政府現在非常強調服務。我曾經跟省工信廳的領導說,我們粵商班給企業家免費培訓,政府每人補貼一萬元。但培訓一周時間,最貴的不是一萬元,而是企業家們一周的時間。如果我們一周的學習,不能給企業家帶來收獲,他們沒有獲得感,這個培訓項目一定是失敗的。

  政府管理社會相對宏觀,而企業服務需要微觀,顆粒度非常小,服務必須精細化。這里會給商協會的運作留出空間。商協會資源有限,必須充分利用這點空間,聚焦資源,貼近服務主體,發展自己專業的服務能力。

  政府與政府之間,部門與部門之間,它們分工比較明晰,但彼此之間協作不夠。商協會要協助企業,整合不同部門的政策,形成統一界面,也就是政策服務包的概念,服務企業或產業。

  不僅僅如此,每個企業或產業單獨去面向社會,判斷和掌握資源的能力不夠,需要借助商協會去甄別各種資源,因此形成它們的服務生態。

  政府可能會掌握一些優秀的服務資源,但政府人員變動較大,帶來不確定性。商協會資源雖然有限,但如若能夠一以貫之,貼近需求,若干年沉淀下來,也就非常專業了。

  因此,商協會的運作不是疾風聚雨,而是和風細雨,潤物無聲,需要長期的積累和積淀。積累資源、積累社會資本、積累專業服務能力。

  省一級商協會,雖然在資源上比不上政府,但在專業能力與資源協調上有一定的優勢,可以與希望發展某種產業方向的地方政府合作,合力打造地方優勢及特色產業,形成產業發展虹吸現象。

  微觀服務就是專業化服務,越是貼近用戶,越是能夠檢驗出能力和水平。如果不專業,商協會的存在就沒有價值。


03利用社會力量推動國際化服務

  上周我參加由馬省長參加的省政府座談會,我提出要加強對于投資“一帶一路”企業的服務。周四,民政部社會組織管理局的柳拯局長來促進會調研,我也講了如何利用社會組織,服務投資“一帶一路”企業的想法。

  政府的管理主要是屬地管理之下的線條管理,服務也是來自于政府管理職能的延伸。一旦企業外遷,屬地管理職能沒有了,企業也就沒有了來自于政府的服務。

  所以,一帶一路投資出去的中小民營企業,就成為沒有管理,沒有服務的群體。沒有政府管理沒有問題,畢竟所在國家和經濟區域有它們的法律法規來管理這些企業,但沒有了服務依托,企業的外部性會弱減。

  日本的貿易振興機構(JETRO)是由日本政府出資設立的社會組織,它的主要功能是促進日資和進入日本外資的貿易和投資機構。它擁有73個海外辦事處,來服務與促進日本與海外之間的貿易與投資。

  香港貿易發展局是為香港制造商、貿易商及服務出口商服務的社會組織。它在全球各地設立超過40個的辦公室,其宗旨是為香港公司,特別是中小企業,在全球締造新的市場機會,協助他們把握商機,并推廣香港具備優良商貿環境的國際形象。

  我在廣州也不時與美國商會、德國商會打交道,不僅僅美國、德國企業會積極參與商協會,彼此采購他們會員企業產品,象華為也需要借助他們的力量,游說相應的國家及企業。由此,很多的中國企業,也以加入美商會為榮。

  中國雖然設有貿促會,但中國很多的貿易與展覽功能并不是由它來實現的,由它來組織和實施的,包括廣交會、進博會,資源不足。加上它的官方色彩,不接地氣,所以服務并不到位。

  投資“一帶一路”的企業,更加愿意把服務的需求交給香港或新加坡的機構,如果這樣,很難在國際上形成中國資本的整體影響力。所謂的中資概念,實際是中國國有資產。一旦沒有了來自于中國大陸的服務和價值觀,海外的民營資本很難形成整體的力量。甚至不如區域商會的影響力,比如溫商、潮商等等。


04 結語

  社會組織是一個國家軟實力的體現,是國家現代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國家現代治理能力建設的重要環節,是服務型政府建設的重要支撐。社會組織的培育和發展,需要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視。


单机(麻将) 内蒙古快3乐彩网 澳洲幸运10走势图 北京赛车pk结果 以太币最新消息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的捕鱼技巧 现金麻将网 环球彩票官网 分分彩不死挂机方案 黑龙江快乐十分今日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时时 福建快三25号是多少 百家乐平玩法_Welcome 新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 天津快乐10分钟一定牛 三昇体育正规网址 吉林时时彩快三